男孩十幾萬元女孩五萬元,有些生下來就賣掉
  福建小鎮“買賣孩子”成風
  遭曝光後當地正嚴厲打擊
  涉事人被處理後想不通,堅持認為只是私下抱養,不是買賣,更不是拐賣
  71歲的退休教師胡鋒基毫無徵兆地雙膝跪下,仰頭,哭腔頓起:“求求你了,跟上邊領導說說吧,讓我去接回我的小孫子吧,我們不給政府添麻煩,我幫政府養這個孩子好不好?”
  11月25日晚,福建省長汀縣童坊鎮住戶胡鋒基家中,當地縣委工作人員瞭解完其“非親生”孫子相關情況行將離開時,這一幕突如其來地發生了。
  此前央視報道了長汀縣童坊鎮非法買賣兒童事件。本月18日,長汀縣委召開常委(擴大)會議,通報案件調查情況,嚴肅追究21名相關責任人責任,對非法買賣兒童行為進行嚴厲打擊。
  當地人對買賣孩子被處理想不通
  觀眾舉報的地點就是這座小鎮——福建省龍岩市長汀縣童坊鎮。三四百米的主街兩側,住著一百多戶人家。在外地人眼裡這是一座再普通不過的南方小鎮,但讓人意外的是,小鎮里的居民似乎對於買賣孩子的話題並不避諱,一位居民這樣告訴記者:“男孩、女孩生下來馬上給人家抱走,有賣的,現在男孩子都要十來萬吧,女孩子要四五萬。”
  更早之前的11月3日,在接到打拐志願者的報警電話後,當地公安部門在11月5日晚將胡鋒基的“非親生”孫子予以“解救”,後與其他5名被“解救”的孩子一起暫時安置在長汀縣福利院。
  記者近日實地走訪瞭解到,事發至今,涉案當事人對於自身參與“買賣孩子”遭處理一事,更多的是不理解和想不通。
  不少人堅持這不是拐賣,給錢是象徵意義的
  “你要乾什麼?”連日來,打拐志願者和記者的暗訪與舉報、警方的“解救”行動以及媒體的曝光,讓童坊鎮的一些住戶面對外人時,顯得異常警覺。
  有住戶告訴記者,事發之後,當地警方一度加大了排查“非親生”子女的力度,這導致他們在疲於應付警方排查的同時,開始對媒體的曝光表達“不滿”,認為報道“誇大事實,搞得我們童坊就像一個販賣兒童窩點似的”。
  “是私下抱養,不是買賣,更不是拐賣。”31歲的徐佳(化名)自稱已在網上看過很多遍關於“童坊買賣兒童”的視頻,“是非對錯我們分得清楚,如果真的是涉嫌拐賣兒童的,我舉雙手雙腳贊成處理他們,可事實不是這樣。”
  徐佳並不諱言自己曾參與過一次“私下抱養孩子”的經歷。按照徐佳的說法,當地人在“私下抱養孩子”時,必須事先經過雙方家庭尤其是孩子親生父母的同意,而作為抱養方,一般多少會出一筆錢給予補償,“但這筆錢更多是象徵意義的,是出於補償對方的一種心理,不是明碼標價,更不是在賣孩子。”徐佳堅持認為這並不是尋常意義上的一種“買賣”或“交易”,“我痛恨這個字眼,孩子不是商品,哪能隨意買賣。”
  在徐佳印象中,當地“私下抱養孩子”的現象由來已久。徐佳說他從小就聽大人們說起過,“小的時候也就是聽聽而已”。後來,大學畢業返鄉創業的徐佳,驚奇地發現“小時候聽過的事情依舊存在”,“一開始覺得不能接受,後來我專門瞭解過這種情況,現在我表示接受並理解他們。”
  “就比如未婚先孕的,因為各種原因孩子最終生了下來,這就面臨著孩子怎麼辦和女方今後再婚的問題,在我們農村,絕大多數情況下,都會選擇把孩子悄悄地送人,送去一個有條件撫養的家庭。”徐佳進一步解釋,“送抱養”的事情在當地雖呈現出“半公開”的狀態,但畢竟屬於村民個人隱私,一般來說都由雙方私底下完成,在秘而不宣的前提下,越少人知道越好,“退一步說,哪怕是後來人們都知道了,也絕對不會有人公開議論,因為大家都心照不宣,都能理解這事。”
  徐佳關於當地人“私下抱養孩子”的說法得到了童坊鎮童坊村村委會一名負責人的認可。此次“非法買賣孩子”一事因涉及該村,該負責人現已被停職檢查。
  沒有兒子,別人會說我們家斷子絕孫
  “我叫胡守春,古月胡,遵紀守法的守,春天的春,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人。”自從“非親生”兒子被帶走後,40歲的胡守春說他如今只願意這樣做自我介紹。這個自稱性格固執的男人至今不認為自己在這件事上做錯了什麼,但在看到父親為此下跪的那一刻,“那一瞬間,我真覺得自己挺可悲的,挺無力的感覺。”
  胡守春是胡鋒基唯一的兒子,這些年一直在童坊鎮上經營洗車、電腦組裝、室內裝修等多種生意。其父胡鋒基退休後,現在每月能領到2000多元的退休金,妻子在市裡開美容店,月收入四五千元,而胡守春自己的生意“最少月入5000元”。用他自己的話說,他們一家人個個都有收入,日子過得挺不賴,記憶中從沒因經濟上的原因發愁過。
  “可是農村裡的事,有時候真的由不得你。”23歲那年,胡守春有了自己的第一個女兒,4年後,二女兒出生。按照當時的人口計生政策,胡守春的妻子選擇做了節育手術。
  在最開始的那些年裡,胡守春很知足於擁有兩個女兒的家庭生活,在那時的他看來,“兩個女兒乖巧懂事,相比男孩子能讓人省心不少”。
  即便是現在,胡守春也從不認為自己以前的生活有何不妥,“兩個女兒怎麼了,不就是沒有兒子嗎?”
  可事實呢?胡守春說,在2009年之前,他不止一次聽到來自周圍村民的閑言碎語,“說實話,我從小在農村長大,知道農村一些上了年紀的人都會特別古板。”說到這裡,胡守春垂下了頭,“後來還是屈服了,畢竟我不是活我一個人,我得為我父親著想,得考慮父親的感受,父親年齡越來越大了,我不能看著父親帶著遺憾走。”
  “在我們農村,無後是很不光彩的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。我父親本來就只有我一個兒子,我身後要沒有兒子,別人真的會說我們家斷子絕孫的。你想,這麼狠的話說出來,就算我扛得住,我父親扛得住嗎?”那段時間,胡守春甚至偷偷帶著妻子去醫院做了手術,“當時已經想好再生一個的,但其實還是很擔心以後再生了女孩咋辦,幸好碰到一個朋友。”
  按照胡守春的說法,他的那位女性朋友當時正好去醫院產檢,“幾個人坐下聊天才知道,她是未婚生子,孩子是沒法見光的,知道我們想要一個男孩後,經過幾次協商後她答應生下孩子後直接交給我們帶,就算是我們自己的兒子了。”
  2009年,胡守春在替對方支付了住院生產費用及相關補償費後,抱回家來一個“白胖小子”。
  當地政府稱主要原因還是群眾法律意識淡薄
  “都說養兒防老,我現在連兒子都沒有,你讓我老了怎麼辦?”56歲的童家興說這話的時候,牙齒咬得嘎嘣響,“好不容易又有了一個兒子,說沒就沒了。”
  2005年,童家興唯一的兒子重病去世,遭此打擊後,他大病一場,“後來還是我親弟弟看我可憐,才把他自己的孩子過繼給我。”
  據童家興介紹,2007年,其弟媳在生下一對雙胞胎兒子後,隨即將其中一個兒子“過繼”給他。而整個“過繼”儀式過程,則是在同村多位年長村民的共同見證下完成的。
  記者此後在多次走訪童坊鎮部分臨街店鋪與村民後獲知,當地人對於“花錢抱養孩子”或“兄弟之間過繼孩子”等情況竟是大多表示瞭解且多持贊成態度,“本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,為什麼不能這麼做呢?又沒傷害到誰。”
  按照時間推算,童家興是在擁有“兒子”8年之後才被人舉報,而胡守春則是在6年後的同一天遭人舉報。事實上,在接受採訪時,兩人曾先後表示,當地的不少村民早在幾年前就知曉他們“私下抱養”和“過繼”的情況。
  殊途同歸。作為同村人,胡守春的“兒子”如今還獃在福利院里,等待著“目前尚沒有具體時間表”的安排和去處,而童家興靠“過繼”得來的“兒子”則重新被送回其弟家中,原本擁有“兒子”的兩人一瞬間又回到原點。
  胡守春說,當他跟著警方找到孩子生母家裡的時候,對方的丈夫都氣瘋了,說他早就結扎了,哪來的孩子,可後來證明孩子的確是他老婆的,“你說,現在倒是找到了孩子的生母,可最後還不是害了人家,現在人家丈夫可能已經準備起訴離婚了。”
  “我個人極度痛恨拐賣孩子的可惡行為,可是對我身邊發生的這些事,我真的不知作何評價。”童坊鎮中心學校童力強(化名)老師告訴記者。
  在長汀當地官方看來,當地部分群眾法律意識淡薄是導致“非法買賣孩子”事件發生的主要原因之一,與此同時也暴露出當地政府在法制宣傳、工作監管上存在諸多問題,今後將加強對群眾的法制宣傳,把打擊非法買賣孩子工作提上重要議事日程。
  “問題到最後,關鍵還是這些已經安置在福利院的孩子怎麼辦,他們是無辜的,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政府方面應該儘快想辦法拿出妥善的解決方案來。”長汀縣委一不願具名的工作人員表示,“越早越好,對孩子的影響越小越好。” 綜合央視、澎湃新聞
(原標題:福建小鎮“買賣孩子”成風遭曝光後當地正嚴厲打擊)
創作者介紹

復古風傢俱

pt57ptxk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